最近為什麼又開始回憶年輕的一些事了?有幾個觸發的點。第一個,在電視上看到方念華訪問阮經天(他在替「軍中樂園」一片宣傳)。小天說:「這些事早晚要被遺忘,可是可不可以不要忘得這麼快?」

 

第二是在網路上看人討論朱天心的擊壤歌,有人評論當時的反共復國言論者,現在可能要精神分裂了…

 

第三是網上有朋友提到中國音樂書房這家老店,讓我想到年輕時好像去那兒買了一卷黃友棣合唱曲合集的錄音帶…

 

    這三個點湊在一起為什麼會引發我去回憶高中的合唱比賽呢?這也牽得太遠了吧?我不曉得,我腦海中就是浮現了「思親曲」的旋律,而且久久不散,使得我好像不寫點東西不行。

 

    好吧!我勉強分析一下自己的行為好了。第一是回應小天的話。我覺得自己好像特別適合寫「回憶文學」,明明人生似乎還有很多路要走,應該還不到整天提當年勇,或是寫回憶錄的年歲。但是就覺得很多以前的事情,想藉由自己的文字留下一些紀錄。可能,我就是不希望它們有一天被完全遺忘吧!(「遺忘」也是很有名的合唱曲…)

 

    第二,擊壤歌裡朱天心的反共復國,我現在「一點也不會」覺得很好笑或幼稚。當然不是我到現在還在贊成反共復國,而是我也是從那個時空走過來的,朱天心比我更早,我們那個時代,思想模式就是那樣。你看我下面要提的我們班唱的這兩首黃友棣的合唱曲,哪個不是「時代的產物」? 有人要用什麼黨國意識啦!父權啦!去批判它們,悉聽尊便。我只知道當我再次聽到這個旋律,唱起這個歌詞,我心中的感動,真是強烈到沒有東西可以形容!這可能就是專屬我們那個時代的感動吧!

 

    進入正題,首先回憶一下當時本班高一高二的合唱比賽情形,歌曲名稱及歌詞。

 

高一:寒夜  黃友棣曲  周同學指揮  北一女同學伴奏

 

《歌詞》 寒風沙喇喇,細雨淅零零, 沒有人影,也沒有蟲聲, 膽顫心驚,膽顫心驚,長夜漫漫何時明?寒風沙喇喇,細雨淅零零,沒有人影,也沒有蟲聲,膽顫心驚,膽顫心驚,長夜漫漫何時明? 細聽,細聽,東南海傳來陣陣怒潮聲;細看,細看,那天邊隱現一顆啟明星。忍耐少頃,忍耐少頃,雨漸收,風漸停,雨漸收,風漸停。忍耐少頃,忍耐少頃,東方將白,艷陽快升。

 

 

高二:思親曲  黃友棣曲  黃同學指揮  劉同學伴奏

 

曾在林同學家練習

 

(歌詞)

不能回鄉  想回鄉  突然回到家鄉  拜高堂 

父親的豐采如昔  母親的銀髮更顯慈祥 

她撫我的頭  摸我的手  還口口聲聲喚兒郎

 

久回重逢  訴不完的衷情  敘不盡的家常 

一家喜洋洋  一家喜洋洋  天倫之樂樂無疆    天倫之樂樂無疆  (反覆)   

醒來才知是夢一場

 

呣…..多少年來  顛沛流離  重逢只能在夢裡  無限悲傷

 

淒淒惶惶我思量  思量思量復思量 

父母生我養我  我為他們做了些什麼 

父母撫我慰我  我為他們做了些什麼 

父母長我育我  愛我復我  抱我揹我

我為他們做了些什麼 

我為他們做了些什麼 

為了我  他們受過千般辛苦 

為了我  他們挨過萬種折磨 

要報答父母的劬勞  我應該做些什麼 

以贖我的罪  以減我的過

 

收拾起痛苦的呻吟,獻出你赤子的心情,老吾老,以及人之老(聽!聽!縹緲的歌聲),幼吾幼以及人之幼

收拾起痛苦的呻吟(愈來愈近愈明朗),獻出你赤子的心情(來自人間,來自天堂),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這是聖賢的明訓  這是父母的期望

 

從今天起  我要做到 

為世間兒女  帶給他們的父母以敬愛 

為世界父母  帶給他們的兒女以慈祥 

讓人間開遍愛的花朵  讓世界化作錦繡的天堂   

讓人間開遍愛的花朵  讓世界化作錦繡天堂

 

 

    看完歌詞,會唱的人有沒有回憶起一些旋律,跟著哼唱一遍呢?思親曲的歌詞其實我找了半天找不到(高雄市幫黃友棣做的網站一直進不去),最後是看著 紀念音樂會演唱的錄影,配合自己腦中的印象,拼湊出來的。就是不知哪來的動力,好想做一遍這樣瘋狂的事…

 

    思親曲是描述一個顛沛流離的人,想到了自己家鄉的父母,心中浮現溫馨的場景,後來才發現是夢一場。接著他十分悲傷,為了沒有機會為父母做任何的事而哀嘆。此時好像天上傳來了一個聲音,要他不要再難過了,要他能老吾老以及人之老,以服務別人代替不能孝順自己父母的遺憾。於是他振奮起精神,繼續向著光明前進…

 

    很八股的「劇情」吧?但淺顯的歌詞配合黃友棣感人至深的旋律,我聽得、唱得是處處哽咽,斷續難以成聲。尤其到了「收拾起,痛苦的呻吟,獻出你赤子的心情」的「天音」一段,還有另一部的歌詞穿插於主歌詞間(聽!聽!縹緲的歌聲)(愈來愈近愈明朗,來自人間,來自天堂)。這樣又感人,又有創意的神來之筆,真是讓我感動得不知如何是好,實在是美到了一個境界…  直到最後的最強音「讓世界化作錦繡天堂」,我只覺得一切都融化了,昇華了…

 

    這些情感,後來的世代們會懂嗎?我不知道,但我很高興,因為我經歷過那個時代,所以能充份感受那種「美」。

 

    本來應該結束文章了,就讓我再回到「人間」,回憶一些屬於某些私人的瑣事吧!當年班上的周同學和劉同學,其實後來都在FB聯絡到了,不知他們對於這個部份還有沒有那麼深的感覺?林同學是我高中的麻吉,可惜後來就沒聯絡了,想到為了練習,全班近五十多個大男生擠進他家配鋼琴伴奏,真是壯觀啊(那襪子味道真是臭啊)!高一時的北一女伴奏,放學練習時「眾卡其中一點綠」,雖然後來什麼也沒發生,但同學們心裡可能還是有點好奇吧?(據說這件事很久以後還有"發展"...)

 

    高一指揮周同學為了要大家不要趕拍子,那個臉紅脖子粗的「猙獰」樣我印象可是很深刻喔!   

 

    如果我當時有現在的指揮功力,一定可以大有作為的。可惜當時除了還正在狂操的二胡,什麼也不會,只能眼巴巴看著別人指揮自己的嘴。音樂啊!音樂!我這個沒學過音樂的人,這輩子好像一直和音樂脫不了關係,連回憶都充滿了它!

 

 

(思親曲)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MrE5dEl-lUQ

 

ps1. 現在想想,合唱比賽只有兩次,兩首歌好少啊!最有名的拉縴歌都沒唱到,可惜啊!

 

ps2. 我們那一屆好像有人唱無敵鐵金剛和大象(向李大祥校長致意)...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hinnyjune 的頭像
shinnyjune

痞客賢的小小窩

shinnyjun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