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就像人生拼圖,人生各階段的朋友齊聚一堂,很像喝喜酒受邀的賓客一樣。目前我的FB朋友中,幾乎每個階段的「重要人士」都到齊了,但是當兵那一段呈現空白,直到最近我找到了他,這一片重要的拼圖算是補上了。

 

我下部隊後接了一個小單位,擔任警衛排排長,下面只管了三個士官,十幾個兵。這個單位太小,所以依屬在憲兵連下,專門負責站營區大門哨,以及跑一分鐘待命班。反正軍營大門口旁邊那兩個迷彩服阿兵哥,就是我管的啦!

 

在我來接任之前,就聽說這裡有一個士官班長,神勇異常。年齡比一般兵大一些(後來知道他比我大一歲。士官是由兵裡選出來進幹訓班培訓的,所以理論上應該和兵的年齡一樣),由於人生閱歷豐富,所以再皮的兵都不得不買他的帳。也因為年齡及長相(好像被人生磨得有點滄桑…),所以阿兵哥都叫他「老灰仔」。在此為了不想被他連累到連我也老下去,姑且就親切地稱他「灰仔」吧!

 

灰仔長相除了滄桑,那眼神根本是凶惡… 我是說不笑瞪人的時候,第一眼看到的人沒有不「皮皮挫」的。不過他笑起來倒是很開朗,很和善,眼鏡一戴,倒也有幾分斯文氣息。由於以前練健身的關係,整個是標準的倒三角體型,胸肌超寬廣,腿肌大塊到站著合不攏,身高接近180。說實話光這個體格,是誰敢去惹他?就算軍中沒有紀律在,一般的兵想嗆聲,可能要冒著骨頭被拆了的風險…

 

灰仔以前的「歷練」實在太豐富了。其實他國中應該是好學生,所以高中考上了當地明星學校。「但誰也想不到,這竟然是一連串惡夢的開始…」(盛竹如上身~)由於在學校裡不再能像以前一樣輕鬆考第一,灰仔漸漸覺得讀書無聊,沒有成就感,於是踏上他人生的「迷途」。好勇鬥狠,成為一方之霸。樹大招風,不是他「教訓」別人,就是別人「拖堵」他…

 

灰仔把這一段時光「輕鬆愉快地」當茶餘飯後話題和我聊,我聽得可是心驚肉跳。從小到大連一次架都沒打過的我,聽他講述打架的「原則」…

 

「如果要打,就不要囉嗦,先打再說,沒有那一套先和對方「談談」的道理。等到別人先動手,就失了先機,白多被挨一拳。如果被人家打到要害爬不起來,那也就不用再打了…」

 

「先評估情勢,能不能打。能打就打,不能打就跑,跑也是很重要的…」

 

他一邊講解跑得快很重要,一邊提到有一次跑到最後被人家追上了,對方一手抓到他的背,他一扭一甩,施展一招「金蟬脫殼」… 敵人只抓到他的外套,他安全脫離。事後還一直嘆息說:「那件是我最喜歡的外套啊…」

 

        這些事情我這個「乖寶寶」聽得一傻一愣。他還說車子裡要放「傢伙」,「必要時」要用。有一次和別台車嗆,對方搖下車窗,伸出一根木棍揮一揮,他也搖下車窗,伸出一根「吧魯啊」(好像是前面彎過來有兩個尖可以拔釘子的粗鐵條)…於是對方就飛也似地開走了。

 

        多半都是他在「吹噓」當年多麼英勇,不過偶而他也會自我爆料一下糗事。他說有一次被一堆人堵在樓梯間死角,敵眾他只一人,沒地方「金蟬脫殼」了。這次他知道他完了,除了忍耐別無他法。後來他說被打完掙扎回家,看著鏡子,都不認識自己了,心裡想:「這個豬頭是誰啊?」…

 

        唉!光打架就可以寫這麼多,他可還有許多其他的事可以談呢!就談喝酒吧!是的,我本來就蠻能喝,但遇到他也只有俯首稱臣,哪能跟他比呢?他說有次和人「輸贏」,要拼「踩罐」,就是啤酒放兩排長長的排好,兩個人從第一瓶開始往下喝,喝到其中一人倒下為止… 男人就是這麼無聊,喝個酒也要拼個你死我活。我們在營裡晚上真是有機會就喝,當時不知怎地常喝三寶路(Sappolo),日本啤酒,現在要喝都不好找。有一次他在我面前說:「你信不信我一口喝一罐?」我說不信,他二話不說,站起來一腳踩在凳子上,不換氣地一口就「吞」掉一罐,外加捏扁…  那豪氣干雲的樣子,現在彷彿還在我眼前。

 

        灰仔本來是我警衛排的班長,但和我們緊臨的禁閉室班長要退伍了,於是繼任人選就動到他的頭上。禁閉室只有一個班長,管的又都是全師及外面單位最有問題的人,一定要十分靠得住的人才能擔任這個職務。放眼整個單位,這種「狠角色」除了灰仔外,還有什麼更好人選?於是命令下來,灰仔包袱款一款,直接走幾步路到了對面的禁閉室去住了。雖然每天還是可以隔著鐵欄杆見面,到底沒有原來那麼親近了。我也只能搖頭嘆息,少了這麼個最有力的幫手…

 

        命運之輪總是轉來轉去,本來禁閉室室長(和我一樣同期少尉排長)休假和灰仔班長輪休就好,突然有長官說這不合規定,一定要另一個排長和他輪休,於是腦筋又動到隔壁最近的無所事事警衛排排長──我的身上,這會兒只要室長休假,我就要「入監」代替,和灰仔一起住在小小的管理員室(裡面就兩個主要管理人員),於是我們就展開了更「親密」的「同居」生活。

 

        禁閉室是關違反軍紀的人的地方,不過擔任裡面的管理人員,和「犯人」也同時被關在一起了。管理員室裡頭有床(上下鋪),書桌,最重要的,還有一台電視,「生活機能」很好。晚上睡覺時常常是有一搭沒一搭的聊天,直到一方睡著為止。每天就兩個人聊(總不能和被關的禁閉生聊天吧?),感覺目前為止的人生話題都要聊完了。有一次灰仔若有所感的說:「張排,我們要珍惜這一段同居時光,幾個月以後你退伍了,這些日子就結束了,以後再也不會有了。」他就是這樣「居安思危」。我過一天算一天,什麼也不會多想,他則是已經預想到以後很久的事…

 

        我退伍後約三個月,他也退了,我們離開軍旅生活,回到人生的跑道上繼續努力。剛開始還常電話連絡,也曾出來吃飯,出遊,後來還參加了彼此的喜宴。然後,不得不然地,也漸漸以家庭為重,連電話也少打了(那時沒有FB嘛!)但是這個人對我影響太深,我是永遠不會忘記的。有些他的名言不時會在我腦海出現… 例如「爛貨永遠是爛貨」(意思是對不好的人,永遠要有戒心,不要因為他一時的改變就完全相信他),他對我單純的人生觀起了很大的改變作用…

 

     

        人生道路還很長,希望灰仔全家永遠幸福美滿,同樣也祝福我的其他好友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hinnyjune 的頭像
shinnyjune

痞客賢的小小窩

shinnyjun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