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也許是侯文詠最「不容易」閱讀的書了。因為我們對侯文詠的作品了解,從早期的輕鬆逗趣短文(烏魯木齊大夫說、離島醫生),到有想法的長篇小說(危險心靈、白色巨塔),看起來都很直白,十分容易閱讀。但是這本書則不是小說,像是一本自問自答的散文。有時長篇剖析心路歷程,感覺有點哲學思辨的味道。

 

        書中舉出許多的人生觀點,無法一一列舉,只能就我自己比較有共鳴的部份來介紹。

 

        首先在未來職業方向的選擇,年輕朋友總是很苦惱,究竟該選擇自己喜歡的,還是父母師長希望的。侯文詠提出,這是「內在價值」和「外在價值」的選擇。內在價值是自己內心所愛,就算耗時間又沒錢賺,也願意去做的事。外在價值則多半是金錢衡量,這也是周遭人士所「殷切」期望的。

 

        他說了一個朋友說的故事:一個五歲的小孩被問到將來想唸什麼學校時說:「建國中學」。再問他建中畢業之後呢?他回答「台大醫學系」。再繼續問台大醫學系畢業之後呢?小孩想了想,回答:「我要開計程車,看起來好好玩

 

        建中與台大醫科,都是大人們的期待,而計程車司機,則是小孩的最愛。在這裡當然不是要大家一定要捨醫生而去開計程車,而是工作本身不能只是當手段,目的只在得到金錢與權勢。工作本身的過程就應該是目的,要能喜歡這個工作,才能做得久。

 

        至於如何度過人生的低潮,他提到切換心情的技巧。小時候有一次文詠坐爸爸的機車摔倒了,他坐在地上大叫:「我的皮破了,好痛」沒想到他爸爸只是扶起機車仔細檢查有沒有壞。他抗議爸爸沒有愛心,爸爸竟然說:「你的皮擦傷了自然會好,機車擦傷的話,板金至少要一百塊

 

        爸爸完全不理他的抱怨,檢查完後說:「沒事,今天賺了一百塊。走,我請你吃冰。」

 

        「真的?」文詠破涕為笑,因為小時候家裡很省,沒有什麼機會吃冰……吃冰的時候他想著:「幸好擦傷的只是我的皮,不是機車的

 

        結論聽起來有點荒謬,但用在逆境時,常常十分有用。心情切換後,才能勇敢再次面對問題,進而找出解決方案。

 

        還有,回到事情的「本質」思考,也是很重要的。作者還在醫院服務時,曾經有個罹癌末期的女病患,因為得知先生有外遇,試圖自殺,被救了回來。作者去看她時,她情緒激動,說:「我什麼都沒有了

 

        文詠不知該說些什麼?卻問了一句:「妳應該還很愛妳先生吧?」

 

        病人愣了一會兒,點點頭。

 

        文詠接著說:「既然妳愛他,妳都要走了,有人願意幫妳照顧他,有什麼好難過的呢?」

 

        病人更加錯愕,雖然文詠接著還說了很多安慰的話,但病人一直不敢相信有醫生會講這種話

 

        大概一星期後,文詠又看到這個女病人。她說她想開了,真的和先生說,自己沒辦法陪他走完人生,有人願意照顧他,這也是好事。先生聽了只是一直流眼淚,還在她面前下跪道歉

 

        後來女病患還讓先生帶那個小姐來,親自拜託她在她走後照顧她先生。最後臨終前,病人謝謝侯文詠當時的提醒,讓她不會在生命的最後時期,還在忙著找律師、上法院,和先生吵架。她覺得最後的生命很圓滿,沒有什麼遺憾。

 

        侯文詠很善於說故事,很多道理用故事一講,馬上就能完全體會,並且一輩子記得。

 

        以上幾乎都是從書上直接摘下來的內容,我自己的話很少,覺得有點混。作者寫得太好,書本身的內容就是最好的推薦,我就不用再狗尾續貂了。只要大家能去看看這本書,用不同的想法來思考人生,我的目的就達到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hinnyjune 的頭像
shinnyjune

痞客賢的小小窩

shinnyjun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