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jpg

 

(2015年1月寫的文章)

基本上,我的大學時期的生活重心是在社團。結果,系上的同學自然是稍微冷落了,這大概也跟我對系上課業不是太有興趣有關。但即使是如此,還是有幾個好朋友,陪我走過了系上四年的時光,十分感謝他們的「不離不棄」,讓我在系上的友情不致交了白卷。

 

        畢業後自是各奔東西,真的很少聯絡,其中一人還遠走國外,多虧FB,才又開始互通消息。最近國外的那位回來,另一位同學一直說什麼「訪舊半為鬼」,一定要大家聚一聚。為了避免他烏鴉嘴再說下去,我只好趕快答應他出席,才促成了最近一次的「四強高峰會」。

 

        一直很想替他們寫一篇東西給自己留個記錄,找了好久,才找到幾張照片(自我檢討中)。現在,還是努力開始回想,勾勒一下他們的畫面吧!

 

憲哥

5.jpg

        首先,還是先提那語不驚人死不休的憲哥吧!基本上一個小集團一定要有這樣的人物,就是要擁有「超級開朗」的個性。憲哥總是我們這小團體中的「開心果」,不過通常都是「我們尋他開心,他無奈的接受」這種模式。例如他明明就不太正經,卻還要說自己信佛,看佛經。雖「儘量」吃素,又常和我們吃鳳城燒臘(習慣一定要再端一小疊辣椒醬油)。多虧他,讓我們對佛門弟子有新的一層認識。

 

        他是所有兄弟們和我「黏最緊」的一個人,因為他也「跟」進了我的國樂團。抄了一把二胡拜我為師,但每叫他練基本的長弓,他就不耐煩。我也沒辦法,只好任由他在旁邊自生自滅,不,自由發揮,美其名為「特別班」,其他的徒弟都是普通班。雖然如此,他也真花了些心思苦練,還進了國樂團裡的「中級班」。有一次練一首叫「林中夜會」的曲子,演奏到後來需要大家一起喊「嘿!嘿!」,他自己在牆角練習的時候,還會自己喊「嘿!嘿!」,那畫面真的很….很「特別」!(我想他看到這兒可能已經快砍人了

12.jpg

(照片不知和哪一張照片重覆曝光,結果變成在山裡拉琴了...)

 

        當然「漏氣」都是互相的,為了「求進步」嘛!在他的眼中,我也常常是沒救的。例如他總是說我自然有太極拳的基本架勢,「沈肩墜肘」就是我駝背的樣子。同學會時看到我老婆,開口就是:「妳旁邊這個人大學時就整天喊『好累』,一整個沒力樣,要注意!」我老婆還深有共鳴唉!這就是憲哥的另一特色,說話很「直白」,不,很坦率

 

阿斌

11.jpg

 

        說說其他人吧!阿斌。阿斌人長得高又帥(高是指比我高,帥是比我剪頭髮以前帥),而且是板中應屆畢業考上的「少數人」之一,算是板中之光(那時的板中,嗯,和現在程度有差距…  憲哥則是板中「普通光」,詳情問他本人)我每次都嘲笑他的板友會快倒會了,建北會則是算了,我為人很低調

 

        阿斌說話很溫和,總是慢慢地、很誠懇地說,沒事還會來一句「看著我的眼睛」,讓人覺得他真是有病其實他是斯文中有瘋狂的因子,這也是和我會氣味相投的原因。

9.jpg

 

        阿斌在音樂上也有專長,和我不同,彈得一手好吉他,還告訴我John Denver很好聽。他說他偶而半夜會彈一些感傷的小曲子,再流下幾滴清淚我聽了忍住差點沒吐。我們一堆人常圍在他旁邊哼哼唱唱,後來說要組樂團,結果不了了之,原因是因為沒什麼人會樂器,大家都要當主唱

 

        阿斌個性真的很溫和,很「不容易」生氣當然前提是「一般狀況」下,而我們其他幾個人就有辦法搞出「特別狀況」。有次大夥兒一起去唱KTV,我們另一個死黨阿鴻,一high起來就停不下來,每當阿斌要唱歌的時候,他就把麥克風用自由落體的方式「掉落」在切歌鈕上來回幾次後,阿斌終於火大了其實他火大只是不理人而已,但平常不生氣的人生起氣來,自有他的威力。於是大家連忙說好話哄他

 

 

阿杰

10.jpg

        阿杰在我們這幾個人裡算是「異類」。基本上我們這幾個都不太「正常」,瘋瘋癲癲是一般狀況,而阿杰則是「正常」到「不太正常」。具體說來是十分的「正經」(內心是不是「假正經」不得而知,總之外表毫無「破綻」),說話總是很低沈(和我有拼),幾乎不開玩笑,偶而開玩笑也只有他自己會笑,其他人則屬於「結冰」狀態

 

        例如,阿斌說有一次他開玩笑對阿杰吼一聲「阿杰,過來!」,一般的反應應該是過來順便揍講話的人一拳,但阿杰則是頭也不回地走了(真的生氣了)。就連我們最近這次聚會,阿杰也不忘又「露了一手」

 

憲哥:「我們阿斌可是目前這裡最發達的人,出國爭光,賺錢賺到國外去了至於阿杰(他在公家單位服務),可能要等他入閣當部長時再說了

 

阿杰(很認真的回答):「你放心,那可能性不大

 

        憲哥:「我也只是隨便說說而已」(其實已經說不下去

 

        阿杰同時也是系上數一數二用功的同學。總是按時溫習功課,做好作業,我們這群無賴則是很無恥地借來抄有一次我到他家去,驚訝地發現他房間的椅子椅背已經完全「消失」,卻仍然在使用。本來想阿杰是不是節省過了頭,沒想到他的回答更令我傻眼「有一天椅背壞了,我就乾脆全部拆掉,這樣就不能靠背,也就不能休息,只好再繼續用功

 

        我真的一輩子也想不出比這個更「靠背」的回答了!

4.jpg

 

 

        如果說大學時社團的生活對我來說就像大海一樣深沈豐富的話,這些少數和我很好的系上同學們,就是岸邊美麗的貝殼。雖然數目不多,但是光芒是如此耀眼,炫麗多彩,點綴了我的生命。在我遇到低潮時候,總是能得到他們溫暖的關懷,他們的友誼是真正的兄弟之情!

 

    最後,補充一些照片。首先是我和阿斌、憲哥、博文,曾經一起去訪問作家林清玄。可惜最近已經聽到他過逝的消息...

3.jpg

與林清玄合照

 

2.jpg

這是他家門口

 

    我們系也是有女同學的,而且都很正。

8.jpg

 

視廳小劇場裡,上英聽課前...

6.jpg

 

這張是給大家看當時的系服,胸前「台大土木」的招牌超大,很多人覺得丟臉把它拆了,在這裡原樣呈現...

7.jpg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hinnyjune 的頭像
shinnyjune

痞客賢的小小窩

shinnyjun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