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導師」的圖片搜尋結果

 

6:30 A.M.
 

糟糕!今天起得有點太晚了,要趕一點,否則會遲到。
漱洗完畢,穿上外衣,跨上心愛的摩托車,迎著朝陽,向著學校的方向疾馳。早晨清冷的微風吹來,心中感覺頗為舒服,也許今天一切都會很順利吧!

    總算來得及在遲到前一刻「跳」進校門,看看刷卡後的時間,7:28,還好還好,勉強保住了所剩不多的考績。進了辦公室,和眾「親密戰友」同事們道聲早安,看看昨天有什麼吩咐的事項,上樓吧!不知道教室掃得怎麼樣。早餐就只好「再聯絡」了。

    又是一堆人還沒到,「副班長,早上誰沒來?」一看名單,還是那幾個「慣犯」,看來中午不好好「照顧」一下他們不行了。「把晨英拿出來,其他東西收起來。阿福!再讓我看到你的早餐我就把它丟掉!」看到阿福心不甘情不願地把他的豆漿和蛋餅收進抽屜,我心想,我都餓著肚子,這傢伙竟然理所當然地吃得不亦樂乎,像話嗎?果真師道之不存者久矣!
    晨英教學已進入電化教學階段,每個班級都有電視可同步收看,可是看著一群人盯著那小框框裡的小黑板上的小字,蠻懷疑坐最後一排的最角落的人可以看到什麼…

    操場上樂隊聲起,今天是全校升旗的日子,趕快打發他們走廊整隊下樓。「唱國歌!」除了聽到兩位司儀女同學清脆的卡拉OK之外,全場似乎沒什麼聲音。「升旗敬禮!」斜眼一看自己班的同學們手舉得那種烏龜兼麻花的鳥樣,不由得心中一股無名火起,有必要找個聯課活動時間給他們多上堂軍訓課──基本教練了。

 

 

        
8:10 A.M.

 

在操場操完了服儀不整的同學一百個伏地挺身後,回到辦公室,第一節課已經開始。匆匆拿了我的「PK機」,三步併作兩步地上了四樓,心中還直嘀咕,為什麼三年級都得在四樓上?是為了讓高三老師減肥嗎?
    第一節課開始,同學們收起朝會的興奮和下課時早餐的營養,預備往沈沈的夢鄉前進。就在臉部和桌面的距離無限制地趨近於零時,一陣遙遠的呼喚如同春雷乍響……「阿發!不要睡了!」那是我的聲音。只見阿發嘴角掛著如cheese般不斷延長的唾液,眨著充血的眼睛望著我,望著此情此景,我又怎麼能夠問得出賽因和扣賽因的平方和是多少這種遠超過他的智商所能回答的問題呢?
    好吧!講個笑話沖淡一下僵化的氣氛吧!
「各位同學,現在來個白痴造句法練習,『村落』,有沒有人會用村落來造個句子?」
沒人理我,我只好自問自答:「就是『郝伯村落選了』嘛!」
    雖然場面輕鬆了點,但是沒有人笑。
    「好!同學們要不要猜猜第二個:『扁人』怎麼造句?」
    還是沒有聲音,但已有人產生興趣。
    「陳水扁人還不錯。」
    沒有笑聲,但有些同學臉上已浮出笑意,是該拿出壓箱底絕活兒的時候了。
    「好,最後一題,『壽比南山』,有人會嗎?」
開始有人交頭接耳,四個字的詞兒怎麼玩花樣?
    「『國泰人壽比南山人壽好』,想出來了嗎?」
    在哄堂大笑中鐘聲響起,我飛也似地離開教室,心想,要哄這群小混蛋真是愈來愈不容易了……

 


10:00 A.M.

拿了隨堂的小考考卷回辦公室,大致翻了翻,再度證明我講了半天的三角函數他們唯一吸收的只是「白痴造句法」這個不幸的事實後,我頹然地倒在椅子上。奇怪?為什麼會這麼無力呢??心情為什麼會這麼低落呢?想了半天,原來是……還沒吃早餐。天啊!十點了,我怎麼可以這麼虧待自己的胃?拖著疲累的腳步走下餐廳,老闆滿臉堆著笑容迎接我:
    「老師喔!今天捺ㄟ這晚才來?」
    「你不知?歹命喔!」
    「無影啦!囝仔敢這呢歹教?」
    「不會啦!有時間呷早頓算不壞啦!」
         

    吃完Brunch,看到桌上學藝股長送來的週記,又是一陣消化不良……面對現實吧!翻開第一本:
    「一週大事:1.中和發生一起父女亂倫悲劇,父親性侵害自己親生女兒達x年之久……2.台中破獲超大規模之辣妹紅茶應召站,許多未成年少女衣衫不整……」這就是你們最關心的一週「大事」嗎?
    「建議事項:1.希望下課改為20分鐘;2.希望能夠四點放學;3.希望學校可以開放抽煙;4.女老師都可以染頭髮,為什麼我不行?…….」這是什麼跟什麼?
    「生活檢討:老師,班上雖然很吵,可是我都很安靜,為什麼老是要罰全班?我覺得我好無辜……」你無辜?我才無辜咧!上星期秩序又是全校倒數,再這樣下去我都快被記申誡了。紅筆一批:「罰全班是要養成全班團隊合作的精神,如果每個人都只顧自己,班上永遠是一團糟….」
    「老師,昨天我女朋友把我甩了,我覺得好心痛,我不想活了…….」不想活了?這事兒要緊,不能拖……「阿財呀!老師告訴你,女朋友就像是身外之物,生不帶來、死不帶去。請聽老師四句真言,望你聽完能動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一、天涯何處無芳草,不要再難過了;二、好馬不吃回頭草,不要再想去挽回了;三、好兔不吃窩邊草,不必受限在自己周圍的女生;四、何妨來杯燒仙草,輕鬆一下嘛!…….」不知道我的這番「懇切」的言談,對他有沒有幫助呢?
        

    推開那堆煩死人的週記,望了望錶,又到了替女老師服務的時間……買中餐啦!想到那兒去了?然而想到我還沒消化的早餐,似乎暫時還沒什麼食慾。

 

 


12:20 A.M.
 

吃完了令人滿頭冒熱的米粉湯,又到了該面對現實的時刻了,回到教室,果然……這簡直是衛生掩埋場 + 資源回收處 + 豬圈的綜合體,便當只要吃完了就可以隨便一扔,讓剩菜剩飯的油汁隨著重力作用而緩慢下流至地板上,乾了以後大概就可以黏蟑螂了。隨著我憤怒的眼神望去,只看到無奈的服務股長及值日生……非常時期非常手段,明天起我決定把便當帶到教室吃,看看哪些傢伙衛生習慣這麼差,並享受一下師生「打成一片」的「溫馨」!

    拖著疲憊的腳步回到辦公室,好不容易「降伏」了這群「迅猛龍」半小時午休,自己可是一點也沒睡到。看著辦公室內「楚河漢界」另一邊的專任老師們熟睡的身影,念天地之悠悠,獨愴然而嗟歎:「平平是老師,命運捺ㄟ差這多?」

 

 


2:00 P.M.


又是一堂課的結束,正準備是不是趁著難得的空堂來補個眠時,教官卻已經在我的座位旁等著了,一股不祥的預感已然發酵…..
    「毛老師,剛才信義樓廁所有人打架,我趕到時已經停止動作,現場有你們班的王x貴和李x寶,其他同學有看到他們動手,但他們說只在旁邊看熱鬧…….交給你處理了。」
    阿貴和小寶一向有暴力傾向,兩個又一向焦不離孟、孟不離焦,鐵定是有事,再加上有證人,好吧!先把他們叫來,再騎驢看唱本──走著瞧…….唉!空堂的休息又要報銷了……
    走到教室,向任課老師打聲招呼,把他們兩個叫出來,其他同學還不斷鼓噪「留察!留察!」「退學!退學!」簡直是皮在癢…
    「說!有沒有動手?」
    「師仔,嘸啦!阮在邊仔看看而已…」阿貴一臉狡猾地陪著笑臉。
    「給我嚴肅一點!一堆人在旁邊,老師有的是證人,現在是看你們的態度,事後有沒有悔過之心最重要,坦白從寬,抗拒從嚴!」我好像變成檢察官在辦案…
    一陣靜默,他們兩人你望著我、我望著你,拿不定主意。
    「還不從實招來!被我查出來你們就不用叫我老師了,到底想不想唸?」
    「我…..我只是推了他一把而已…」還是小寶比較老實些,當然還是在避重就輕。
    「推了一把…..真的假的?只要動手,就是不對,難道你們不知道嗎?為什麼打架?」
    「那傢伙太嗆了,不給他教訓一下,我以後怎麼做人?」阿貴仍然是死不悔改。
    「做人?我看你是要做老大吧!你行,你厲害,暴力才能解決一切問題,是不是?從上高中以來,打架從來沒停過,現在累積幾個大過了?還打?前途都快被你打掉了!」聽到那種話真是令人火冒三丈,想到平常對他們的苦心,忍不住一陣大罵。他們倒還視相,不再反駁,低頭不語。
    「到我那邊拿自述表,先把經過情形寫清楚,不要再給我避重就輕,處份如何,就看你們寫得夠不夠誠意!」
    給了他們自述表,電話通知家長立刻前來,再找來對方學生和導師和解,最後不忘在導師手冊記上一筆,事情告一段落,看著地上已經被夕陽拉得長長的自己的影子,不由得哈欠連連……何時才得好好休息呢?

 

 


5:00 P.M.
    回到教室給他們作放學的最後叮嚀:「今天下午,發生了令人遺憾的事..…」照例要來個機會教育,否則只怕打架事件會一而再、再而三地發生。「明天要帶些什麼,交什麼作業,自己看黑板。」還好有個盡責的學藝股長,已經都打點好了。「把椅子搬起來,開始打掃,我沒親自檢查完不得離開,偷溜的被我抓到你明天會倒大楣!」一陣混亂之中,一整天的日子也接近尾聲。
      
    做完了今天遲到的、沒交作業的同學「課後師生愛的訓練」後,回到辦公桌前,看著堆積如山的作業,心中盤算著到底要用什麼時間來改。看著手錶,不行了,再不動身,六點半在x大的教育學分班又要遲到了。至於晚餐,唉!「有Seven Eleven真好!」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hinnyjune 的頭像
shinnyjune

痞客賢的小小窩

shinnyjun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