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毛老師由於前陣子被學生氣得七竅生煙,住院療養,好一陣子沒和大家見面,本學期再度重出江湖,期望以菩薩之心腸,行霹靂之手段,繼續為同學們「服務」。本人的教育理念一向是有教無類(有交錢就不分類),誨人不倦(毀掉許多人仍不厭倦),決心為教育界鞠躬盡瘁,死而後已……(最好是不要走到這一步…)

    開學之前,照例要召開校務會議。校長語重心長地說:
    「….學生們不好教,老師們的感覺,我也感同身受。學生為學校之母,沒有學生,就沒有老師。再不好好地教育、管教學生,招生就更加困難了….」

    唉!毛老師暗自在心中嘆息,校長這話也不是第一次講了。校長的話,大夥兒也是「感同身受」,除了感嘆工作日漸沈重、日子愈來愈不好過之外,也沒什麼可說的。外頭的景氣在新政府的「大力作為」之下又持續低迷,股票是一山還有一山低。能在學校有個工作,養家糊口,已是萬幸,同事們還是加把勁兒,互相鼓勵吧!


 

 

8:00 A.M.

 

終於開學了,看著同學們依然不知天高地厚,懷抱著暑假歡樂氣息魚貫進入校園,想著未來的測驗推甄和分發,就不知道應該怎麼樣來進行第一堂課….

  「這是一個沒有暴力溫馨的地方,ㄊㄨㄚ ㄉㄨ 軋車 得冠軍,好膽就來 XXYY…..」但見阿志把一條橘色毛巾套在頭上,嘴巴唱著那條沒高沒低的南方四賤客卡通歌晃來晃去。

    「夠了!你以為那樣就很像阿尼嗎?我看你還是準備掛掉比較快一點…」阿志對我做個鬼臉就跑掉了,嘴巴還在繼續咕噥著「左手紅中右手白板安非他的命….」,這些卡通真是「教壞囝仔大小」…..

    「好啦!打開課本,翻到『諫逐客書』,請看第一句,『臣聞吏議逐客,竊以為過矣』,這句話的意思就是說…….阿泰,叫你打開國文課本你拿什麼出來?」走到阿泰旁邊,看到幾本「奇怪」的書疊得好好的,包括建築力學、建築工程概要、建築材料等…


    「不是要檢查「建築科」的書嗎?」阿泰揉著還沒睡飽的眼睛看著我。

    「阿泰你給我看清楚,我是你的國文老師,現在上到國文課本的『諫逐客書』,不是『建築科書』,你再睡覺放學我這裡就有你抄不完的書!」我用奇大無比的音量在他耳邊狂吼,阿泰嚇了一跳,其他同學卻不識相地哈哈大笑。

  看著大家心情浮動,也沒什麼聽課氣氛,與其扯著嗓子管理秩序兼對牛談琴,不如作文簿發一發讓他們寫吧!

    「同學們!今天的作文題目是請各位作一首詩,不管是新詩、古詩、英詩、中詩、打油詩、斯斯都可以,下課就交,否則零分。」恐嚇他們完了之後,看著他們心不甘情不願地拿了本子絞盡腦汁,至少是安靜一點了。

    一會兒,先是聽到阿欽附近幾個人在竊笑,再來就是「簿子還我啦!」的聲音,接著又有更多的笑聲,像傳染病一樣散播開來…唉!真是好景不長…

    「喂!那邊在吵些什麼?安靜點!」聲音小聲了一點,一會兒又故態復萌。正準備要再罵人的時候,有一個同學說話了:「老師!你要不要看看阿欽的詩?」

    「好,拿來!」阿欽一向以鬼靈精怪著稱,我也想看看他又幹了什麼好事。打開他的作文簿,發現幾行字:

 


東北有三寶,人蔘貂皮烏拉草,
學校有三寶,螞蟻蚊子和跳蚤,
鎖碼有三寶,心穎彩虹新東寶,
手機有三寶,海豚鯊魚加微笑

…….

虧他寫得出來,雖然不正經,起碼也還有點創意。我靈機一動:
    「我再加一句,『猛男有三寶,普力蠻牛愛福好』,你還行嗎?」
    只見他在全班的笑聲之中想了一會兒,露出賊賊的目光:
    「那有什麼問題?『辣妹有三寶,新歡婦潔大X寶』…」

    這傢伙腦袋永遠只裝這些東西。我還不死心,一定要扳倒他:

    「記得我們上學期上課時講的故事嗎?那句對聯『坐,上坐,請上坐;茶,泡茶,泡好茶』,你還能改編嗎?」

    在他皺著眉頭思考的時候,某個人放了屁,但見附近的人四散奔逃,開窗、掩鼻、同時不停地搧….這也都是習慣動作了。但見阿欽一下子茅塞頓開:

    「簡單!『屁,臭屁,放臭屁;聞,難聞,難不聞』」

    「你再這樣亂搞,我看你的國文一定是『當,被當,被死當;修,重修,再重修』。」我不甘示弱。

    「就算如此,我還是『混,我混,我照混;讀,不讀,永不讀』。」他回答。

    唉!這年頭要「玩」學生之前還是要先掂掂斤兩,否則就會落到和我一樣灰頭土臉的下場….

 

 

 

 

10:00 A.M.

 

頹然回到辦公室,桌上多了一份文書夾,是校園巡查登記表,主要是抓抽煙的,時間就是這節下課。席不暇暖,只好再度動身。到了四樓,但見兩三個女學生迎面妖妖嬈嬈地一起走來,臉上又是擦粉又是修眉,扭腰擺臀,相貌不過中人以上之姿,狐媚偏能惑主……奇怪我在說什麼?總之,這間不是女廁嗎?那怎麼檢查?總不能站在門口像找尋援助交際的歐吉桑吧!只好打退堂鼓了。

    走回到三樓的時候,發現一位年輕女老師十分「勇敢」地「進攻」男廁,顯然此舉無涉女權運動,因為她手上也和我拿著同樣的夾子。一堆人紛紛走避,廁所內頓時「淨空」,最後一個走的還向我擠眉弄眼,暗示某隔間裡有「問題」。我和那位女老師一起站在此木板門前觀察「敵情」,但見煙霧繚繞,隱約還有一些想像中的蚊子可作青雲白鶴觀。而且裡頭竟然還有人在「對話」……

    「昨天那馬子夠嗆,差點就『虧』到了…」
    「你還真不愧是『國中殺手』呢!….」

    搞不好再講下去就要有什麼不堪入耳的話出現,所以我就直接敲門,過了好一會兒(還聽到沖水聲,自然是「清場完畢」),他們才出來。

    「哪一班的?」我拿起了登記簿。
    「老師,我們又沒抽,你可以搜身。」

    我沒蠢到真的去搜,往隔間裡頭瞧瞧,果真早被「毀屍滅跡」。
       


    「沒抽?那兩個人在裡頭幹麼?」
    「沒幹麼,聊天而已。」
    「聊天?那麼見不得人,還要躲起來聊?搞HOMO嗎?那這麼濃的煙味哪來的?」
    「不知道,可能是前一個人留下來的吧!」

    面對這種死不悔改、死皮賴臉的人,就不能用太「正常」的方法了。於是我回答:
    「好吧!那我也就記錄下來:『在廁所中發現兩名同學同處一室,煙霧瀰漫,且開門前有沖水聲,不過沒有看到手中有菸。』看教官怎麼處理好了。我可沒寫你們抽菸喔!姓名學號報上來…」

    兩個作賊心虛的傢伙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也沒什麼辦法,只好照辦。


 

 

 

12:00 A.M.

 

台北市長小馬哥進行了「不可能的任務」──垃圾減量、隨袋徵收,這股環保風也像野火燎原般地延燒到了本校。本學期開始各項資源垃圾分類回收不說,學校也開始像麥當勞一般禁帶外食──原因是我們不需要處理外面商家所帶來的垃圾。由於老師一向應該是「身教重於言教」,所以也就被取消了一向有的購買外面便當的「福利」。當然若能用自己的便當盒去裝也無妨,但是看著自己從週一到週五第四節皆淪陷的課表,也就只好立刻死心斷念。

    第一天實施一定是天下大亂,所以中午我扛著提前在第三節下課買的合作社便當(總不能等十二點後再和同學們蜂湧的人潮去「牛驥同一皂、雞棲鳳凰食」吧!),親自到教室「坐鎮」,邊吃飯邊「菜渣丟這裡,便當丟那邊」地大呼小叫,希望這些散漫慣了的人類能夠暫時回憶起他們的良知與智商。正當我正在要求同學們用學校發的不鏽鋼餐具的同時,發現幾個人正在「分享」一大把的竹筷子……

    「筷子拿來!」
    「老師~~ 拜託喔!你連這個都要?窮到這樣?」
    「明明學校都發了餐具,為什麼還要用竹筷?」
    「我們沒有要用來吃飯,我們只是做籤而已….」
    這種理由都想得出來,真是有夠無賴。
    「做什麼籤?抽明牌嗎?少囉嗦!快給我拿來!全部!」
    「老師拜託啦!都拿走我怎麼吃飯?要我用紅筆和藍筆嗎?…..」
    「早就宣導過了好幾遍了,管你那麼多,你要用食指和中指我也不反對….」


         
1:00 P.M.

    拖著疲憊的身心,我又回到了辦公室,準備去上下一堂的課。沒辦法午休的我就快支撐不住,此時只聽到睡飽午覺的專任老師正在喝下午茶兼聊學生種種….

    「有個學生我抓他抽煙,他說老師你真令人討厭,抽煙這事情早已不新鮮,太機車小心出校門被扁」

    「有個學生和女生手牽手,被抓到還一直說我沒有,我明明看他們口對口在啾啾,叫他名字還差點舉手答有。」

    「有個學生考試時在作弊,我瞪他時他就假裝轉筆,一會兒就開始看東看西,逮到他卻埋怨老師眼睛太利。」

    「有個學生不爽和我對嗆,氣得我想給他來兩巴掌,回頭想想我又不是他娘,這麼做豈不是自己得內傷。」

    聽了這麼多,便讓我想到有一次上課時我讓同學們「大鳴大放」,他們也提到了一些老師種種….

    「有個老師上課麥苦開超大,聽起來就像街上潑婦在對罵,我塞起耳塞還是聽到他的話,好像戰爭時槍林彈雨嗒嗒嗒。」

    「有個老師上課不讓我睡覺,昨晚我可是加夜班到通宵,一直在教室裡我實在受不了,只好舉手說老師我要尿尿。」

    「有個老師每天就抓我頭髮,一聽到他腳步聲我就心裡怕怕,想想每天躲他可也不是辦法,乾脆剃光看起來還像老大。」

    「有個老師從來不認識我是誰,因為我總是曠課遲到加早退,反正我天生麗質長得有夠水,騙說我喜歡他他也會說對對對。」

    有時間在這裡押韻做打油詩,不如快去上課免得老被檢舉到得遲,我又不是孔子每天盍各言爾志,還是咬牙苦撐等待我的發薪日…


 

 

 

5;00 P.M.

 

不知不覺也到了放學的時間,落日西斜,又到了一天的尾聲,終於可以解脫了……….才怪!本學期由於夜間部的課缺老師,所以我被「徵召入伍」,即將過著朝「七」晚「十」的日子。屈指一算,天啊!我一天在學校要待十五小時,家裡已成睡覺專用的旅館。馬克思我需要你,我好像成了資本主義下的小螞蟻……..
        
    正當要去外頭吃一頓好一點的平衡一下心理(還記得不能帶外食)時,有「御使」正在沿桌撒下最後的「十二道金牌」……..「限x月x日前桌面淨空,養成良好的整潔與紀律,如有不從,立斬無赦!」望著桌上日夜間部加起來成山的作業簿,和永遠是豆腐般一丁點大的櫃子,不禁搖頭嘆息。這才真的是「十分非常有夠不可能的任務」。再這樣下去,不久就可能會辦公桌前立正早點名外加檢查內務櫃了,毛老師也就回到當兵時代了。

 

抱著忐忑不安的心到了陰間部,不,夜間部上課。其實夜間部同學白天上班、晚上上課,真的是很辛苦,教這群「業餘學生」,往往需要略為作一些心態的「調整」。
    第一堂課先認識一下同學,發現同學們從事的工作還真是五花八門……

    「白天做什麼工作?」
    「撞球店,我是乙組的,老師你來打報我名字不用錢。」
    旁邊同學立刻開始鼓噪:「真的喔!在那裡?」
    「那是老師才不用錢,你們「吃卡壞的」(想得美)……」


    這同學阿沙力的性格令人欣賞。再下一位,一個戴墨鏡,穿絲質襯衫的人….我沒看錯吧!


    「白天做什麼?怎麼沒穿學校制服?」
    「酒店。衣服來不及換。」
    「酒店?這麼說你是海量嘍!」
    「沒有啦!前天才喝到被抬回家咧…..」
    「年輕人,賺錢要緊,性命也要顧,等到三十歲喝到肝硬化,一箱肝胃能也救不了你!」我在驚訝之餘,還不忘「機會教育」一下….
    「老師有空來店裡坐坐,算你便宜…」
    「謝謝你的好意,老師是重視道德操守的職業,不宜出入聲色場所….」

    看來只要全班多問幾個,食衣住行都有著落了,這是我第一次發現老師這一行還有這好處……

 


10:00 P.M.
 
    上完夜間部的所有課程,早已是月上柳梢頭的時刻。距離明天上班時間還有八小時,也許我可以考慮以後帶個睡袋來,躺在原地明天一定是我第一個到。正在收拾東西準備閃人時,自己的手機鈴聲響起…..

   「毛老師你好,我家阿明不曉得跑到哪裡去了,到現在還沒回家,你知不知道他在哪裡?」奇怪!腳長在他身上,你家阿明又沒有植入晶片,我怎麼知道他在哪裡?不過當然不能這樣跟家長說啦……


    「陳太太您先不要慌,今天我們全班都準時在五點半放學,阿明也是一樣。不過他跟阿偉、阿志交情都不錯,可能一起去哪兒玩了也不一定,您要不要先聯絡這兩個人試試?」

    就這樣我輕易地「出賣」了這兩個同學的電話給這個家長,以後他們要再一起鬼混就不見得這麼容易了。
    背包整理好正要步出校門時,又是一陣手機鈴聲….

    「喂!老師喔!你現在在幹麼?要不要過來跟我們鬼混?」不就是阿明的聲音嗎?隱約講話聲調還帶點酒意….
    「都幾點了你還在外面玩!沒聽過孫叔叔的話嗎?你媽媽已經打電話來找人了,回家等著挨K吧!」
    「老師你真是……連cover一下都不會,真是不夠意思….」

    不夠意思?我下班時間你還陰魂不散,這樣就很夠意思喔?自從上次校外教學時為了聯絡給他們手機號碼後,就常常三不五時接到同學惡作劇的電話,要不然就是爸爸找女兒、媽媽追兒子的,我已經快成了二十四小時7-eleven服務中心了。他們好像對老師的工作沒什麼概念,認為老師就該時時「備詢」一般,我想老師們的尊嚴還是應該自己爭取才是。
          
    主意既定,決定更改本人手機之〞問候語〞:「您好,這裡是毛老師語音服務系統,老毛現在不方便接聽您的電話,如果您是老毛的女友小青,請按1;如果您是要找老毛喝”酒”吃”肉”的朋友,請按2;如果您是要通知老毛中了愛心彩券第一特獎的人,請按3;如果您是學生、家長、或討債的人士,請立即掛斷,否則隨線贈送精美手機病毒一組,敬請笑納….」



??:?? P.M.

    「Zz………….」(回家後來不及洗澡就累倒在床上的毛老師)

 

(本文之場景、內容皆為虛構,如有雷同,純屬悲哀)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hinnyjune 的頭像
shinnyjune

痞客賢的小小窩

shinnyjun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