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才靜下心來,聽(看)了台大國樂團音樂比賽演奏的「酒歌」,想想,這才是我們這群人心中真正的「懷舊金曲」吧!

雖然這首曲子就像一般常用來比賽的曲目一般,比較匠氣一些,要在剛好的時間內讓樂團有各色各樣的技巧展現。但在這一類的曲目裡,它無疑還是有它許多可愛及特色的地方。至少比羽調或水鄉歡歌要「有聽頭」許多...

因為我從未指揮過這首曲子,但在別人指揮下合奏經驗則不計其數,所以以前總是在二胡分譜下去看這曲子,剛才這麼聽下來,自然而然就會用指揮及作曲者的全方位去看它。說真的,這首曲子指揮到最後應該都會指得很「爽」,不斷地層層加速下,樂團與指揮會一起殺到一個難分難解的境地。那也就是酒歌的最高境界....喝到「茫」了。

不過我也體會到國樂合奏的一個難解的問題,就是聲部很不容易平衡。簡單地說是成也胡琴、敗也胡琴。豐厚的胡琴類族在主旋律時提供無可替代的感動,等到它當配角時,就「矮」不下來,在吹管和胡琴旋律互相唱和時,永遠胡琴的伴奏就是尾大不掉,「吃」掉吹管。作曲家有意的安排效果總是出不來...這種情形是結構性的問題,要一堆胡琴在非主旋律時拉得「很小聲」,真是比登天還難...

話雖如此,這「有殘缺」的音樂體制,就是我過去年輕生命的全部。失去了舞台之後,才份外覺得以前的時光是多麼令人懷念...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hinnyjune 的頭像
shinnyjune

痞客賢的小小窩

shinnyjun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