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593810_10155233109916527_1748374989_n.jpg

要開三十週年高中同學會了!整個這一屆在2017.12.17回母校擴大辦理,我們班也即將在2018年初要聚會。最近大家在Line討論往事真是熱絡非凡,我想也是時候了,我應該用文字給自己的高中同學及生活留一些紀錄。

 

我們這一幫

 

話說我在高中也很幸運,「掛」上了一幫死黨,雖然不是老大,但混吃混玩也度過了一段很精彩的日子。意思是人家要混都會「相招」,有好玩的都有跟到,總比自閉沒人理好多了。

 

我們這一幫有誰呢?大致上是宜明、奕舟、懷德、銀象、佐才、嵩凱、志嵩、欽豪,文賢等,組合可能因場合略有變化。一開始的搞頭是打撞球,後來漸漸轉到打麻將(這我就比較少參與了)

 

打撞球是我這輩子做過最「壞」的事了,沒想到我會混到要躲警察(其實是少年隊)。當年打撞球很多都是三教九流,什麼國際撞球大賽壓根沒聽過,一開始就是一個小房間擺個幾台,位置還在隱密的民宅。後來才漸漸普及,也就沒聽過警察要臨檢的事了。很感謝這些同學帶我「學壞」,後來只要有機會我就可以露兩手(也只有那兩步手可露

 

當年球王公推神準的懷德,有球作球,沒球長杆照進,真是不曉得怎麼練的。他的對手經常是文賢,但懷德常居上風。有一次連贏他六場,號稱「六丁」。後來宜明、銀象急起直追,也能跟德哥偶而打平。至於我天資駑鈍,志在參與,不與人爭(當然也沒有能力)

 

打麻將我可能是學不來,但另一個重點也是輸不起。麻將沒有不玩錢的,況且四咖一桌,他們自然成桌,不用我再添麻煩了。如果當年也主動一點,現在可能又多了一項生活趣味

 

        我們這一幫還有一個特色,就是體育超強,每個都愛打籃球,除了我以外。我常說自己是愈大的球愈不行,只會打很小的球,像桌球和撞球。話說當年的二年5班,籃球比賽之神勇全校皆知。球場上經常的模式是由大佐或嵩凱高高一躍抓下籃板,此時詹掰(詹佩坤)或懷德已經衝到對方半場,後方球一甩,他們便以非常美妙的姿勢快攻上籃得分。那個衝刺和上籃的姿勢在我心中留下很深的印象

25555362_10155233174136527_9863907_n.jpg

接著來介紹一下這些好朋友吧!

 

宜明

绰號「小田田」,和小甜甜無關,只是因為男下無力曰田(也不知誰那麼天才想的)。田田,不,宜明跟我是很有的混,大概我們都是嘴砲一族,一說起話是口無遮攔,無邊無際

        舉例來說,男生都很低級,說自己很厲害,可以「馭女無數」也就算了,如果連動物都不放過…  結果他就發明了「百獸王」這個名詞,硬栽給說話速度很慢的曹榮昌同學,反正他也來不及反應。接著大家可以想見,最後連植物也不放過了,就說旁邊無辜的我是「萬物之靈」

        我不知宜明怎麼想,但我覺得有必要在多年之後向一位同學告解道歉。當時我們經常作弄基宏,後來宜明說:「我想我還是不要太過份了,照我這樣混,未來可能變成十大槍擊要犯,而趙基可能成為未來的總統,我還指望他看在同學一場的交情特赦我 多年後的今天,一個沒當要犯,另一個自然也沒當總統,沒有誰要特赦誰(話說槍擊要犯是可以特赦的嗎?)但該道的歉是一定要的,希望年長時的基宏能原諒年少時的我們

 

奕舟 

這是我另一個死黨,家就住我家附近SOGO商圈一帶。他經常用自卑的話語隱藏他未必自卑的內心。老是覺得自己不夠帥,就叫我帥哥,害我爽了三年,畢業後有一次和別的女生介紹「這是我們班帥哥」,那女生懷疑的看著我說:「他….是嗎?」令我心中遭受重大打擊

 

有我佔了帥哥名號,真正的帥哥懷德怎麼辦呢?他只好再發明一個「俊兄」送給他。但因為叫起來不是很順,就比較推展不出去。他經常看到我和德哥都在的時候,就會對著我說「帥!」再搭配一個無聲的讚嘆「哇!」。轉頭對德哥又是「俊!」,再一個「哇!」。我和德哥經常被他搞得很無力

 

有他就有笑點,場子就熱。他的口頭禪是「他強任他強」,因為建中強人實在太多,不管是功課或是打撞球,這又是掩飾他心中無謂自卑的一句話

 

懷德 

懷德是班上真正有霸氣的帥哥,這是全班公認的,無庸置疑。每次我三民主義唸到國父說四方蠻夷是「懷中國的德,心甘情願來朝貢的」,就會想到他。

懷德是樂隊的,ALTO SAX吹得一把罩(拼音要正確,不然會誤會..)。我學中樂,他學西樂,常常互有交流。他會來國樂社抓著二胡的弓硬拉,手的方向拿反,我故意不糾正他,因為樣子看起來很好笑

 

志嵩     

绰號嵩哥,嵩的正確發音要唸二聲,那是因為有一次工藝老師點名,就叫他簡志ㄙㄨㄥˊ,全班爆笑,以後他無辜地就變成「ㄙㄨㄥˊ哥」了

 

嵩哥個性憨厚,總是笑笑的,所以常常成為大家言語虧的對象。他本人也樂得如此,經常只會講「好啦!給你虧啦!」。當時「虧」並沒有虧妹的意思,所以請大家不要誤會。

 

佐才  嵩凱 

這兩個人每天都玩在一起,總是焦不離孟,孟不離焦。而且在男生的世界裡,他們永遠演著令人覺得撲朔迷離的戲碼。經常是嵩凱主動示愛,佐才半退半就,旁觀者莫名其妙。而且這一切如果有另一個叫張育銘的同學介入,場面就會失控到慘不忍賭,會變成兩人「凌虐」一人的可怕畫面。有一次他們在我的面前表演另類國樂演奏,叫做「彈琵琶」,佐才成了人形琵琶,至於被彈的部位嘛…  算了,我不想再回憶了…   關於這件事,後人有改編詩為證:凱哥腳撲朔,大佐眼迷離,Homo來攪局,安能辨我是3P...

 

銀象 

銀象人如其名,走路有點像大象般的拖行。據說他國文造詣不太好,有一次看到我的二胡曲譜,問說:「這是什麼曲名啊?孟美女」(原曲名是孟「姜」女

 

銀象也是脾氣好,而我們這一幫的特色就是絕對不會放過脾氣好的人,於是銀象就這麼被「淫啊淫啊」地叫了三年,只要提到淫就要來一下

 

士榆

        補充一個平常可能不在我們這一幫,但我卻對他印象很深的同學。這位現在身居要職的人物,當年就坐在我後面,其實也就像一般高中生一樣的平易近人(當然現在也很平易近人啦!)。

他很愛唱歌,經常在我後面唱,讓我耳根不得清靜。總是深情地唱著當年湯蘭花的一代佳人:「悲歡歲月浮華人生,難得有這一份情,讓我在今生今世記憶深深,你是我最心愛的人。」你們覺得我應該有什麼反應嗎?

        還有他很會寫字,他的字真的超好看。有一陣子他練到出神入化,和我說:「寫『笑』這個字,要寫到讓人覺得整個字都充滿笑意」於是拿出他的傑作給我欣賞,果然整個「笑」字真的看起來笑吟吟的。以後考卷前後交換改時,我就拿這個標準要求他「這個字感受不到笑意喔!」他生氣地回答:「考試哪那麼多時間啦!

 

志強

    補充一個重要人物──志強。我想我有點嫉妒他,話說有一次Homo(張育銘)在講台上說:我想我們班最幽默的人,不用說一定是...   我滿懷期待他可能會提到我的名字,沒想到他說:就是劉志強了。可見志強在我們班是公認的開心果。

    志強很風趣,說話隨時準備來個笑點,沒想到之後竟然在電視節目當編劇,發揮專長。志強長得也很可愛,深得女生喜歡,多年後我們看著一張表面上平淡無奇的聯誼合照,赫然發現有個女生的手就放在他的肩上(是真人,不是靈異那種...),不由得嘖嘖稱奇。人家都已經登陸月球了,旁邊的人還在玩紙飛機呢!

    不過我還是很高興現在同學會有志強在,因為面對眾多老闆級或政府要員級的昔日同學們,我終於找到一樣工作的夥伴了。志強,我們彼此互相扶持吧!

 

結語

        很高興有這些好朋友,讓我的高中生活不至於留白。我們同班畢業同學就接近60人,若要算到轉組的人就更多了。還有很多沒提到的人,其實彼此也有好多有趣的回憶,真是要寫都寫不完。還有很多陳榖子爛芝蔴的往事,就留待未來的同學會去好好發揮。

       

        最後在這裡我一定要說的是,謝謝你們大家!在我那青澀的三年歲月裡,陪我度過了最美好的時光,創造了無數屬於我們男生們自己的回憶。現在無論你們身在何處,做的是什麼工作,我都給予大家深深的祝福。唸建中最大的收穫不是第一志願的光環,而是認識了可愛的你們,真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hinnyjune 的頭像
shinnyjune

痞客賢的小小窩

shinnyjun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