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之歌」的圖片搜尋結果

    期待了很久,事先也聽了許多遍,也研究了一下裡面的中國古詩,終於等到了今天這場音樂會。

 

        聽完最大的感想是,馬勒的大地之歌的音樂會要成功,真的是有難度的。裡面有太多有意境的樂段,需要的不僅是樂團和獨唱的配合,觀眾的表現也很重要。

 

        一般的音樂會,曲子一定是有慢有快,音量有大有小,觀眾席的「雜音」不一定會被聽得到。但是大地之歌,弱音的樂段太多,觀眾只要一粒老鼠屎就可以壞一鍋粥。今天的三寶觀眾又不少(我和兒子的對話是:「小心!三寶,就在你身邊~~」),有不停聊天的,有咳嗽不止的,有揉塑膠袋的……就差沒有小孩失控的(今天平日比較沒有小孩鬧場)。所以整場音樂會很難讓人放心投入。

 

        曲子最後在女中音「ewig…ewig…」(無盡)的呢喃中結束,像是人生終將走到終點,而終點是平靜而美好的……指揮完美地把最後一個音收掉,正在體會那飄散在空中的餘韻時,後排立刻傳來巨大的掌聲,破壞了營造這最後30分鐘寧靜樂章的一切努力。鼓掌的人既是懂音樂的人,也是破壞音樂的禍首。如果不懂就不會知道要在那裡結束,但是樂音一停就立刻鼓掌,整個意境一下壞光光,真的是很該死,還不如不要懂。

 

        今天的音樂會充滿了和預期不一樣的事,男高音是國外請來的,看表演經歷很威猛,待過大都會歌劇院。而女中音是台灣屏東姑娘,推測是給自己同胞一個表演機會。結果聽完在我心中的印象卻有點相反,男高音聲音被樂團吃掉不說(這個曲子現場這樣不意外),音質也很不穩定,有些地方有嘶吼的感覺,不像聲樂的共鳴,不知是不是他也唱了太多音樂劇的流行歌的緣故。女中音石易巧則聲音圓潤好聽,音量雖不是很大,但細節處理都很不錯。終樂章表現細緻動人,感情投入,蒼涼和優美兼具,又一個台灣之光。

 

        終樂章有一段很長都沒有人聲,純粹樂團演奏,那裡可以發現指揮帶起樂團特別得心應手,樂團演奏得流暢自然,有掙脫束縛之感。其他有人聲的地方,樂團總是要配合人聲,音量節拍要控制,綁手綁腳,音樂也有點左支右絀。

 

        本曲樂團是一般馬勒交響曲的大編制,沒有為了獨唱者而縮編,所以獨唱要有力拼整個樂團的能力,這實在是太不自然了。錄音室可以放大獨唱,音樂廳現場就一定要原音重現。因此在結構上這首曲子要演奏好就很困難。除非使用麥克風,不然就是樂團人數要減半(當然音樂氣勢也會受影響)。

 

        音樂會前的「夜鶯」講解很好(詹益昌),說了好多的細節,過程也很風趣。從大地之歌說到馬勒二號復活的音樂動機,讓我很有收獲,也深深覺得大地之歌真是有內涵的曲子。由李白、孟浩然等人的詩發想,再加上馬勒的獨門音樂創作,不管是歌詞或音樂本身都很有內容,值得一輩子好好研究。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hinnyjune 的頭像
shinnyjune

痞客賢的小小窩

shinnyjun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